热门搜索:

但是那时我和你刚刚结婚

发表时间:2012-02-26   字体大小:    点击:
     “那天当你听说那大麦茶是免费的后,不知怎么突然来了情绪,喋喋不休的一直在讲茶道。”安琪沉浸在当时的回忆中,“我记得你手端着那杯免费的大麦茶,从茶的起源说起,一直说到茶的制作流程,说到茶怎么发酵,怎么冲泡,还和我说你喝过很多种茶,有中国的,也有外国的,你那天从中国的祁门红茶说起,又说到英国的皇家红茶,意大利的意式桔茶,西藏的热奶油茶,马兰西亚的薄荷茶,你说得天花乱坠,把我听傻了。”
     “真难得,我那天说的那些茶的名字你还都记得呢,我现在全忘光了。不过,我记得后来我还是露陷了。”我也想起了,接着说:“一站起来从身上掉下了一本《世界茶叶史》,让你发现了我原来都是现学现卖。”
     “你这人比较狡滑,从上学时就那样,你骗了我多少次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 “我知道,其实现在想来,泡一个女孩子上手是很难的事。”我说:“为了在你面前装得很博学,搞得我吃吨饭都得带着个手册,饭都吃不好。”
     安琪妩媚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是啊,你那时一直在耍小聪明,不过这小聪明还真是有用,最后还让你得手了。”
     “是的,”我凝视着她的眼睛说:“不过,小聪明总有露陷的时候,我现在就失手了。而且这一失手基本上也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。”
     安琪的表情一下子冷寂下来了,一刹那间,过去的生活在脑海迅速淡去,面对现实,我们俩之间那种不合谐的气氛又出现了。
     安琪轻轻呷了一口茶,说:“今后你打算怎么办?”
     我耸耸肩,无所谓的说:“当然是先找个工作了。现在你也不养了我,我得自食其力了。”
     安琪望着我,眼圈突然红了,说:“文波,我知道咱们今天已经缘尽了,可是有句话我还是一直想问你,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。”
     “问吧,咱家的存折账号都是你掌握,我不知道除此外我还能回答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?”
     安琪凝视着我,很深情的说:“我只想问你一句,你还爱我吗?”
     我一下子哑口无言,望着窗外,不知如何回答,这个问题,要如何面对呢?是啊,我问我自己,我还爱她吗?
     “算了。我知道要你回答这些问题很为难的。”安琪笑笑,说:“你不用答了,其实我根本不在乎答案。我只是在想,如果你把这个问题同样的反问我,我一定会告诉我,是的,我还爱着你。”
     我的脸上装得没有表情,但心里却一疼,急忙喝了一口茶来掩饰内心的波动。
     “我还爱着你。但是你早已经不再爱我了。”安琪的脸上露出很少见的温柔的表情,“其实从你和我结婚的第一天起,我就知道。你爱的人,永远是那个已经走了的人吧?我很讨厌这种感觉,一个不爱我的男人,却要和我同床共枕,过完这一辈子,可是没办法,谁让我爱你呢。我爱你,甚至可以原谅你很多东西,原谅你不顾我的反对那样伤害了我的父亲,原谅你让我的母亲一生都活在痛苦中,甚至我还原谅了你把别的女人带到家里胡混,我问我自己,不停的问我自己,我要不是爱你的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     茶水在我喉咙里,突然变成坚硬的利刃,刺痛的感觉弥漫全身,我吞吞吐吐的说:“安琪,那天那个女人——”
     安琪把手指放在唇边,做个嘘声的标志:“不要谈这个了。在这事上我们谁也没有对与错,你说的对,其实真正把后路截断的人是我。至少你还没有让我抓着现行吧?”她的眼中突然有了泪花。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我是多么讨厌的现在的自己,我讨厌我现在的生活,我也讨厌身边的每一个人,也包括你。那个从来也没有爱过我的你。”
     我把纸巾递了过去,安琪擦了擦眼睛,看着远方缓缓的说:“我每天都在外面打拼,为了钱,为了一点点面子,为了那些可笑的事业,可是我很累,也很烦,最新传奇私服。因为我搞不定我的家,我的丈夫,因为你不爱我,所以你不会理解我,也不会关心我。当然,你更不知道我的寂寞,于是,我也做了一件你不知道的事。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,我就告诉你吧。在我们冷战的那段时间里,我也学会了怎么打发这无聊的时间,因为我开始上网。”
     “啊?”我吃了一惊:“你上网?你什么时候开始上网?”
     “很早以前。我一般不在家里上,都是在公司。我有一间办公室,有几台电脑,我随时可以上网。”安琪冷静的说:“和你一样。我也经常和网上的陌生人聊天,有时也视频,一年前我开始约见网友,这些人中有我的客户,但更多的是我从来不认识的陌生人。”
     我头痛欲裂,整个事情太出乎我意料了。沉默了一阵子,我语音干涩的问她:“可是,你和他们,有过发展吗?”
     “我问你,你和你的那些女网友们有发展吗?”
    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冷静的看着我,表情从容,我诘问自己:这个人还是我从前的那个妻子吗?
     安琪把手伸过来,轻轻的盖在我的手上,温柔的说:“我们在暗地里都曾经背叛过对方,对不起,这句话我是说给你听的,但是同样,你也一样要对我说这句话。”
     “那你和顾襄是怎么回事——”
     “几年前他就追过我。所有有关于我们的传言都真的,但是那时我和你刚刚结婚,从来没有想过和其他人在感情上有什么新发展,就一直没有理会他。一年前,他进入了我的网上好友列表里,我们开始聊天后,关系就发生了变化。那天你见到我们是个意外,我们都喝了酒,他送我回来,控制不住自己就跟上来了,我又以为你不会回来的,就——”安琪苦笑了一下,“这层窗户纸迟早是要捅破的。不过,很不巧,捅破他的人不是我,是你。”
     “原来我们之间早已经分崩离析了,那走到这一步就是非常自然的事了。”
     “是的,但你认为这很自然吗?”
    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,事情已至此,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
     我把茶水端起,这时小提琴手已经拉完了,换上钢琴师了,弹着一首有气无力的曲子。
     “爱与不爱,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吗?”安琪眼神迷离的望着那个正在弹着曲子的大堂钢琴师,说:“就像这音乐,曲子完了,也就散场了,是吗?”
     我正在想着要如何回答她的提问,突然手机振动了一下。来了一条短信。
     我打开手机,上面显示的是一排很古怪的号码,从来没见过。
     打开短信息,只见上面写着:今晚的活动已经确定了地点,按原计划已经有六对夫妻接到了通知,我今晚也会去,你去吗?如果想去,请直接回复短信。凤凰。
     我全身紧张起来,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手机。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安琪问道。
     “没事,你在这里坐一会儿,我要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     我匆匆的离开了坐位,来到了大堂的一侧,把电话往那个号上拔,但是里面传出的是“查无此号”的声音。
     这是从网上直接发过的短信,拔号是不管用的。
     我给他回了一个短信:我会去。在哪会面?
     几十秒以后,短信突然回来了。
     “去飞龙山庄,那里有新建的度假村,在最外面的两层小楼里,十点钟准时到。门口有人招呼,记住,你可以带妻子,也可以带情人,但绝不允许带花钱找来的妓女,如果被我们发现你这么做了,你就死定了。我对我的话绝对负责。”
     我看着短信,全身一阵发抖。今晚,今晚可以见到他吗?这个神秘的凤凰?!
     就在这时,我站立的地方玻璃闪烁了一下,一道强光刺激了我的眼睛,这是车大灯的光,我把头向窗外看,只见一辆熟悉的汽车正开了过来,在对面的一条街停下了,车停的地方是个灯光阴暗的小酒吧,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规模不大的情侣酒吧。接着从那车上下来两个人,很亲密的挽着手,走进那小酒吧里去了。
     当我看见这个人的时候,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 7
     “有很重要的电话吗?还要背着我?”
     面对安琪的询问,我装作很轻松的样子,“没什么,一个网友发来的,我只是不想你误会。”
     “误会?我还有什么资格误会呢。”安琪笑笑。“网友,女的吧?”
     “嗯。”我老实状的回答。
     “你见过多少了?”
     “有十几个吧。”我撒了个谎,还扳起指头假装数了一下。
     “噢,那么多?有没有让你动心的。”安琪不动声色的问,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。
     “大多数都让我很失望。你呢?”
     安琪举起起一块杏仁小蛋糕,但是没有吃,只是漫不经心地说:“不知道,但是,应该比你多。”
     我的心疼了一下,还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说:“还真行啊。你见过那么多的人,有没有参加过那种派对?”
     “什么派对?”
     “就是那种聚会,可以在会上很开放的结交伙伴的那种?”
     “伙伴?你说的是那种性伙伴吧?”
     “也差不多吧。”
     “我没有。你呢?”
     “我也没有。”我看着那蛋糕上的奶油一点点的向她的手上淌去。
     安琪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还是象征性的举着蛋糕,说:“那你玩的也不疯啊?”
     “彼此彼此吧。”我说:“你不是也不很疯吗?”
     奶油终于淌了下来,流在安琪的手腕上,我很细心的拿起一张餐巾纸,将她的手拉过来,把她手腕上的奶油擦拭干净了。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安琪说。
     “没关系,”我有礼貌的说:“要是早会这一手,恐怕别人就不会那么容易乘虚而入了。”
     安琪冷冷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想知道男人和女人在婚姻上的差别吗?”
     “想,你说吧。”
     “男人选择婚姻只是为了厌倦了想换一种新体验,女人却想的是长相守,同样的,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时,想的是如何进入她的身体,但女人却想的是如何进入他的生活。”
     我拍了拍手,说:“分析的很精彩。你什么时候变成爱情专家了?”
     安琪叹口气,说:“你知道这话是谁和我说的吗?”
     我摇摇头。安琪说:“是顾襄。”
     我瞠目结舌的望着她。
     “有天,在网上他和我探讨了关于婚姻的问题,他说了这样的话,我把这话抄了下来,抄在记事本上了。”
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
     “然后,就一起吃饭了。”安琪看着我,神色有些暖味,意思当然不是指吃饭这么简单。
     一提起顾襄这两个字,我的心就有很疼的感觉,他妈的被自己带的兵整了一顶绿帽子!我装的很无所谓,说:“噢,他这么明白呀。那么他说过他爱你吗?”
     “说过。我也觉得他比你爱我。至少为了我,他这几年一直也没有结婚,一直等着我。”
     男人不结婚有很多种理由,但是说是为了一个结了婚的女人的缘故,打死我我也不信。不过,这个时候不要打击她了吧。
     “你以后会和他怎么样?结合吗?”
     “不知道。我现在在想,我可能还不够爱他,但是,在成年人的婚姻里,爱与不爱真的那么重要吗?也许他爱我就足够了吧?”
     我把手里的刀叉放下,站了起来,说:“咱们走吧?”
     “啊,”安琪惊讶的说:“我们不是还有这么多东西没吃吗?这就走!”
     “走吧。我们去一个地方,来验证你刚才的话是不是正确。”
     五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马路对面的那个小酒吧门口,门口停着几辆车,那辆熟悉的车也停在那里。安琪狐疑的问:“来这干什么,你想喝酒吗?”
     “不,”我说: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     我们推门进去,里面很嘈杂,台上有歌手在唱歌。排列的非常接近的桌子上,坐着几桌客人,大都是情侣样的青年男女,他们搂在一起,旁若无人的接吻亲热,桌上点着微弱的烛灯,空气中弥漫着酒精与暖味的气氛。
     我一进门一眼就看见了他们,于是指着那个靠近吧台方向的桌子,对安琪说:“看,那是谁?”
     安琪看了一眼,脸色立刻变了。
     在那张桌子上,我们看见顾襄正搂着一个妖冶的女人,一只手还插在了那个女人的怀里,正在那里开怀畅饮着,传奇私服

     8
     在酒吧微弱的灯光下,仿盛大传奇1.85,我看见安琪的脸色显得极其苍白,胸口不断的起伏着,新开网通传世
     顾襄没看见我们,他的全副精力都在那个女人身上,他把她揽在怀里,和其他人一样,一边喝着酒调笑着,一边用手在她身上毫无顾忌的摸索着。
     一个侍者走了上来,冲着我们一招手,说:“两位里边请。”
     安琪一句话也没说,转身就走。我也跟了出去,出去的那一刻,我回过头来,向顾襄坐的方向望去,他恰好也抬起头来,我们的目光交会,我看见他惊惶的向我这边望了一眼,我冲他摆摆手,出去了。
     夜晚的街道上,风冷人稀,安琪大步的走着,走到了她的车前,突然间腰身一软,扶在车窗前,大声哭了起来。
     我站在她身后,冷冷的看着她,没有过去扶她,也没有劝解。
     (未完待续)
Tags:
编辑:admin
  • 上一篇:他说爱你的时候
  • 下一篇:这些小运动
  • 相关文章列表
    东莞市长安澳铝遥控铝百叶制品公司 版权所有